中醫事典 | 香菱的乾血之症 (第248期2011/11/03)

文 ◎ 鄧正梁(正梁中醫診所院長)

香菱是《紅樓夢》第一回就出現的人物,她的父親是甄士隱(諧音「真事隱」),秉性恬淡,每日以觀花種竹、酌酒吟詩為樂,可說是神仙一流人物;膝下有一女,乳名英蓮,就是後來的香菱。

英蓮五歲的元宵節,家奴霍啟(諧音「禍起」)抱她去看社火花燈,半夜中,霍啟因要小解,便將英蓮放在一家門檻上坐著。待他小解回來時,卻不見了英蓮,急得他直尋了半夜,至天明不見,便不敢回來見主人,逃往他鄉而去。英蓮被拐走後,從掌上明珠一下子變為奴婢,挨打受罵,嘗盡折磨,至十二、三歲,又被轉賣,新主本是馮淵。馮淵一眼看上,本立意買來做妾,設誓再也不取第二個,但拐子貪財,未進馮家又轉賣給薛家,意欲捲兩家銀兩逃走;但薛家公子是著名的「呆霸王」薛蟠,不但將馮淵打死,還把拐子打個半死,將英蓮收作妾,改名香菱。薛蟠是位紈褲子弟,本不知溫柔體貼,更甭提愛情為何物,足足將香菱做奴婢使喚,香菱的日子甚不好過。

薛蟠又娶了一正房夏金桂,《紅樓夢》寫道:「原來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歲,生得亦頗有姿色,亦頗識得幾個字。若論心中的丘壑經緯,頗步熙鳳之後塵……嬌養太過,竟釀成個盜蹠的性氣。愛自己尊若菩薩,窺他人穢如糞土,外具花柳之姿,內秉風雷之性……又見有香菱這等一個才貌俱全的愛妾在室,越發添了『宋太祖滅南唐』之意。」妒婦夏金桂視善良柔弱的香菱為眼中釘、肉中刺,欲致之死地而後快。香菱飽受凌辱欺侮,冤無處訴,時常「對月傷悲,挑燈自嘆」。在金桂的調唆之下,薛潘對香菱大打出手,抓起門閂,不容分說,劈頭劈臉渾身打起來。香菱本身體瘦弱,精神抑鬱,現加以氣怒傷感,內外挫折不堪,竟釀成乾血之症,「日漸羸瘦作燒,飲食懶進,請醫診視服藥亦不效驗。」

最後,金桂在香菱湯中放下砒霜,欲置之於死地,但薛蟠的另一姬妾將金桂與香菱的湯碗調換了一下,金桂暴死。金桂以害人始,害己終,自作自受,而香菱算白撿了一條性命。

乾血之症就是月經不來了,香菱在飽受凌辱之下,氣血大虧,不但食慾不振,還有陣陣低燒,憂鬱傷心。但情境的轉換,可說是一帖靈丹妙藥:香菱本天資聰穎,甚好作詩,常廢寢忘食,潛心體會;當金桂暴死之後,在薛姨媽的指使下,薛蟠將香菱扶了正,香菱的乾血之症就慢慢的好了。月經正常了之後,就容易有喜訊,最後香菱還為薛家生了一個兒子,但由於飽受折磨之後身體終究羸弱,仍難產而死,應了一開始的讖語:「根並荷花一莖香,平生遭際實堪傷;自從兩地生孤木,致使香魂返故鄉。」◇
 




新紀元PDF 版訂閱(US$10 52期)
Share/Bookmark
評論 發表評論
    相關文章